摘要: 5月7日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其个人推特上表示,未来申请上币安的项目,需要披露是否接受了红杉直接或间接的投资。如此直白的“决裂”实属罕见,尤其是双方当事人均在业内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。  
 

“过几年回头看,此次事件可能是标志性的:通证经济条件下企业将逐步失去对大资本的敬畏,大资本需要转换思维重塑竞争力。” 


——GDEX创始人、比特股理事巨蟹


近日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和红杉资本中国的“爱恨纠葛”,成为炒币人士最大的谈资。


5月7日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其个人推特上表示,未来申请上币安的项目,需要披露是否接受了红杉直接或间接的投资。如此直白的“决裂”实属罕见,尤其是双方当事人均在业内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。


果不其然,消息一出,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(Futures)下跌4.21%,IOST下跌7.17%。


对峙法庭


赵长鹏与红杉资本的纠纷,源于去年8月的一笔交易谈判。在该谈判中,币安被估值8000万美元,红杉将认购其近11%的股份。双方约定了一个为期6个月的排他协议,即在2018年3月1日之前,币安不能接受其他投资机构的投资。


但随着比特币价格的飙升,赵长鹏接到了另一家风投IDG资本的橄榄枝,后者计划投资两轮资金给币安,估值分别为4亿美元和10亿美元,超过红杉资本给出的估值10余倍。12月14日,赵长鹏团队对红杉表示,币安现有的股东认为他们提议的交易低估了该交易所的价值。数日后,尽管红杉试图向币安给出一项新提案,但该提案没有被赵长鹏接受,并被告知币安将与IDG资本签署股权认购协议(SPA)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红杉资本认为赵长鹏违反了排他协议,并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了一项禁令,禁止赵长鹏与其他的投资者进行谈判。不久前,币安回应称,红杉资本获取信息方式不当且涉嫌滥用程序,香港高等法院已经驳回了红杉资本的禁令诉求。


众说纷纭


对于赵长鹏的此次表态,他的“黄金搭档”、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发声力挺,并解释道,只是单纯要求项目方进行信息披露,但是外界似乎并不这样认为。


在外界看来,要求项目方进行披露的确合情合理,但在特殊节点上,专门强调某个机构太意有所指,实在是太过“小家子气”,币安似乎已经在走下坡路了。


同时,火币CEO李林在朋友圈也对此事进行了表态。他认为,公平公正对待所有的项目,是交易所的基本立场。但有意思的是,李林还指出,投资人和股东背景确实是项目上币审核的一个指标,对于像红杉等这种全球顶级的vc投资的项目,在交易所上币审核时会得到加分,这番言论颇有与赵长鹏对着干的意味。


明争暗斗


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币安的快速崛起,的确让竞争对手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
只用了半年时间,币安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,注册人数超600万,季度盈利逾1.5亿美金,如此亮眼的业绩着实让人“眼红”。与此同时,众多数字货币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涌出,竞争白热化态势下实际上是背后资本的角逐。


就在赵长鹏忙着“搬家”四处奔波之际,一场私人聚会引发了热烈讨论。流露出的照片中,OKCoin创始人徐明星、火币CEO李林、铁娘子赵何娟、真格基金徐小平等业内名人似乎相谈甚欢。


资本洗牌


无论是对待分叉币、领糖果还是选择出海,币安似乎一直都很有自己的态度。


何一在回应这起纠纷时,称“这个行业的存在,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,有的人跪习惯了,不知道还可以站。”GDEX创始人、比特股理事巨蟹在朋友圈评论道,“过几年回头看,此次事件可能是标志性的:通证经济条件下企业将逐步失去对大资本的敬畏,大资本需要转换思维重塑竞争力。 ”


实际情况是,在赵长鹏“呛声”红杉后,市场瞬间震动,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(Futures)应声下跌4.21%,IOST下跌7.17%。更早之前,无论是币安宣布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,平台发生严重宕机安全事故,还是疑似遭遇黑客攻击,都造成了严重的市场恐慌,致使数字市场价格出现剧烈波动。


币安的行业影响力可见一斑。


而当资本进行一轮又一轮快速洗牌后,行业领头羊更应考虑的是,如何利用自己的行业影响力参与制定行业标准,推动尚不成熟的行业有序发展。


作者:共享财经Tina  责任编辑:Alian


(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)

赵长鹏
币安
何一
点击进入招聘详情>
微信扫一扫
关注区块链新金融
扫一扫
下载数链APP
内容合作/商务合作:
gxcj@gongxiangcj.com
联系电话:
021-31128751